當前位置:首頁>知識傳播>專家觀點>文章

董登新:中國鋼鐵產量步入零增長時代

2017-12-22 16:23:31
44.1K
分享到

作者: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 董登新教授

中國將從鋼鐵大國走向鋼鐵強國

眾所周知,鋼鐵是工業的脊梁,但鋼鐵產業卻是高能耗、高污染產業。它既是最大的煤耗子,其排放物也是空氣、土壤及水污染大戶。

中國已步入后工業化時代。鋼鐵產能嚴重過剩,已是不爭的事實。我國鋼鐵市場實際需求僅為56億噸,而鋼鐵產量卻高達8億噸,中國鋼鐵產能更是高達12億噸。其中,絕大部分中低端產能都是過剩的,即便出口至非洲,也是廉價大甩賣,它將高能耗、高污染留在國內,卻將廉價鋼輸送至國外作貢獻。盡管如此,歐美等國并不買賬,它們紛紛對中國鋼鐵及其產品出口實施嚴厲的反傾銷、反補貼政策。

200910月,歐盟決定對中國無縫鋼管征收17.7%-39.2%的反傾銷稅,為期5年;20104月,美國決定對中國無縫鋼管征收反傾銷稅,其稅率為32%-98%;201112月,歐盟委員會對中國不銹鋼無縫鋼管征收最終反傾銷稅,稅率為48.3%-71.9%;201210月,巴西對中國無縫鋼管征收反傾銷稅,標準為908.59美元/噸,期限為5年;20157月,印度對從中國無縫鋼管進行反傾銷調查;20161月,巴西對中國無縫碳鋼管征收臨時反傾銷稅,共持續6個月。

201511月,歐盟發布公告,對原產于中國的取向電工鋼反傾銷案做出終裁,對自中國進口的取向電工鋼產品征收21.5%-36.6%的反傾銷稅。20161月,歐盟開始對從中國進口的螺紋鋼征臨時反傾銷稅,同年2月對中國冷軋板卷征收臨時反傾銷稅,另外還宣布啟動厚板、熱卷和無縫管的反傾銷立案調查。201611月,歐盟對華無縫鋼管征高達81.1%臨時反傾銷稅。歐委會對原產于中國的無縫鋼管產品做出反傾銷調查初裁,并決定征收為期6個月高達81.1%的臨時反傾銷稅,生效日1113日。該初裁涉及湖南、湖北和江蘇等無縫鋼管生產廠家,所征收臨時反傾銷稅率為43.5%-81.1%。其中,揚州誠德鋼管有限公司稅率45.4%,湖北新冶鋼特種鋼管有限公司79.0%,揚州龍川鋼管有限公司43.5%,衡陽華菱鋼管有限公司73.3%,其它合作廠家71.8%,所有其它廠家81.1%。

2016年年517日,印度針對中國出口的鐵、合金或非合金鋼制造的無縫管、管材和空心型材,實施臨時反傾銷稅。201611月,印度財政部對自中國進口的熱軋合金及非合金棒線材征收臨時反傾銷稅,期限6個月,自中國進口的熱軋合金和非合金棒材和線材存在傾銷,傾銷幅度為35%-70%。20172月,印度決定對來自中國的部分鋼鐵產品的反傾銷稅延長五年,以尋求保留保護主義壁壘,遏制廉價的外國商品涌入印度。

2016114日,墨西哥宣布對中國無縫鋼管延長征收反傾銷稅5年,稅率為1252美元/噸。僅在201612月一個月內,印尼、泰國、埃及、土耳其、新西蘭、墨西哥、阿根廷、巴基斯坦等國宣布,對中國出口的鋼鐵產品展開反傾銷調查及反補貼調查。

20172月初,美國再次對我鋼鐵產品作出雙反調查終裁,美國商務部就對華不銹鋼板帶材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作出終裁,裁定中國企業63.86%-76.64%的反傾銷稅率和75.6%-190.71%反補貼稅率。

201711月,哥倫比亞、智利、土耳其等國先后決定對我國出口的部分鋼鐵產品采取反傾銷措施。

鋼鐵是高能耗、高污染產業,為什么我們還要冒著鋼鐵產能嚴重過剩的高風險,一方面大量進口高價鐵礦石拼命大煉鋼鐵,另一方面卻又要大量出口低附加值鋼鐵及其制品,并將高污染留在國內,將廉價鋼鐵奉獻給國外享用,但國外政府并不買賬,他們還要向我們征收高額的反傾銷、反補貼稅,對我們的鋼鐵企業進行層層剝皮,然而,我們的鋼鐵企業卻仍要拼命擴大產能,并向它們提供低附加值的廉價鋼鐵。這是為什么???

作為世界第一大產鋼國,中國每年消耗的鐵礦石占世界總量的一半以上,其中70%的鐵礦石依賴進口,主要來自澳大利亞、巴西等國,據測算,中國每年從澳大利亞進口的鐵礦石,對澳大利亞GDP的貢獻率高達13%。

中國鐵礦石進口量隨粗鋼產量堅強擴張

中國鋼鐵產量步入零增長時代

作為世界第一大產鋼國,中國每年的粗鋼產量也占世界的一半以上。我們的粗鋼產量是美國的10倍,是日本的8倍,然而,我們卻仍要向歐美日等鋼鐵強國進口大量高端鋼材。這不是一個笑話,這是中國鋼鐵行業的現狀與現實。

改革開放以來,各省市大辦鋼鐵,一些大城市都將鋼鐵作為本省或本市的支柱產業,中國鋼鐵產業出現了另外一種類型的“鋼鐵大躍進”,尤其是伴隨全國性的房地產大開發,鋼鐵產能野蠻擴張,2007年創下中國鋼鐵產業利潤規模的歷史最好記錄,這正是中國鋼鐵業的規模拐點。然而,2009年全球性金融危機爆發后,中國鋼鐵產業卻又經歷了致命一擊的最后產能大擴張,產能嚴重過剩的問題徹底曝露出來,2015年中國鋼鐵業出現了全行業虧損。截止2016年底,除西藏外,全國各省仍然擁有自己的鋼鐵產業。除央企外,中國鋼鐵企業小而散,大部分產能低端落后,鋼鐵產業集中度低下,然而,中低端鋼產能嚴重過剩,而高端鋼卻嚴重短缺。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粗鋼產量快速增長

中國鋼鐵產量步入零增長時代

目前,中國鋼鐵行業正在經歷著“去產能”的陣痛與嚴冬。

20162月,國務院發布《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指出:在近年來淘汰落后鋼鐵產能的基礎上,從2016年開始,用5年時間再壓減粗鋼產能1—1.5億噸,行業兼并重組取得實質性進展,產業結構得到優化,資源利用效率明顯提高,產能利用率趨于合理。

2014年,中國粗鋼產量達8.2億噸,創下歷史最高記錄。

2015年,我國粗鋼產量8.038億噸,這是自1981年以來25年間首次出現下降。

2016年,我國粗鋼產量達8.08億噸,這是去產能后出現的勉強弱反彈。

若按照國務院的要求,20162020年期間,我國粗鋼產能應凈減少1億噸至1.5億噸,同時,這也意味著粗鋼產量也應該對等地減少至6.5億噸至7億噸。這一水平即有可能是中國未來長期維持的鋼鐵產量。

美國和日本的歷史經驗值得我們參考。1970年代初,美日經濟開始步入后工業化社會,工業地位的下降,直接導致鋼鐵行業重要性下降。1970年代初,美國粗鋼產量約0.8億噸至1億噸,日本粗鋼產量約為1億噸至1.2億噸,在隨后的近半個世紀中,美國粗鋼年產量一直維持在0.8億噸略多的水平,同樣,日本近半個世紀的粗鋼產量也一直維持在1億噸左右的水平線。這就是美日鋼鐵產業在步入后工業化社會的命運。

中國經濟已步入新時代,我國產業升級、企業轉型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之中。中國業已步入后工業化時代,或是新型工業化+工業互聯網時代,房地產大開放時代已一去不復返,中國重化工業也正在轉型升級,中國鋼鐵需求將趨于飽和并呈下降大趨勢,因此,可以預測,在未來很長時期,8億噸都將是中國粗鋼產量的歷史大頂,未來相當長時期,中國粗鋼產量將會保持在68億噸,不可能再有量上的增長,但在鋼鐵結構上會有較大的變化,比方,中低鋼去產能將會卓有成效,高端鋼的研發與生產將會加大比重,未來中國也會成為世界鋼鐵強國,但規模擴張不再。



    關閉

    聯系電話




    Tel:

    010-57469950

    MB:

    18618486956

    E-mail:

    [email protected]

    客戶留言


    客戶單位:
    聯 系 人:
    電  話:
    Email:
    留言內容:

    關注微信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